没说出口的秘密…职业选手Wolf的最后一个访问

在25日的下午,我突然收到Wolf李宰晚传来的一则讯息。之前跟他做完某个访问之后,我们约好了冬天的时候再一起吃烤蛤蜊,所以我猜这次的联络肯定是为了吃烤蛤蜊吧。然后果然…真的是要约我吃烤蛤蜊。

Wolf的路很戏剧化,也很凶险。 2012年,透过Najin shield而成为职业选手的他,继CTU之后,在2013年加入了SKT T1 S。我们印象最深刻的Wolf-Bang这对华丽的下路组合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吧。就那样拿到连续两年世界冠军以及众多国际比赛和LCK冠军的他,为了创造新的事业,2018年加入了土耳其战队SUP。到这里为止,都算是戏剧化的部份吧。

但是对于拥有华丽事业、微笑与风采的Wolf,我们又了解多少呢?不想让大家担心的他,独自一人背负着秘密的苦痛,展开了死斗。他一直隐藏着那条凶险的路,现在终于可以告诉所有人了。不选择咖啡厅或者工作室,而是要求一边喝酒一边进行访问,果然是有原因的。

我从远处看到了穿着T1羽绒服的Wolf。这是因为他对于投身最久T1的依恋吗?不然的话…说不定是因为和T1的姻缘又重新开始了?其实,Wolf的羽绒服就只有那一件而已。随着那个笑容,还有你来我往的酒杯,这次的访问就这样开始了。

Q. 好久不见了,最近过得怎么样?
真的好久不见了。我就是想吃的时候吃,想睡的时候睡。做了所有想在韩国做的事,过得很有意思。

Q. 这次很可惜不能出战世界赛,并且离开了队伍呢。今年的心情怎么样?
真的很可惜呢。就是只差一点点就能赢的心情吧。我的实力和生活方面,某程度上还挺满意的。但是结果却不如人意,成为了可惜的一年呢。

Q. 今天吃烤蛤蜊呢。选择烤蛤蜊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?
烤蛤蜊…平常不容易吃到嘛。其他的肉或者鱼生之类的都可以一个人吃…但是我从电影里看到,烤蛤蜊就是大人们边喝酒边吃嘛。我想起了这样的场面。

Q. 啊,你想做一个大人的访问吗?我要开录音才行…
(笑)是啊。虽然我只有24岁,但偶尔还是想这样。我不想在咖啡厅点个咖啡就开始访问,因为有一些重要的说话,感性的说话想要说。

Q. 也是啦,你要说一些重要的话吧。现在请你告诉我吧。
其实我也苦恼了很多,也试过一天改变心意几百次,到底要不要继续当职业选手。单刀直入地说,我打算退役。我的时间好像结束了。我就是想说这个才来的。

Q.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?
现在还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情。只有金正均监督或者队经理等等真的很熟的人才知道。我是因为我的精神病而判断我不能继续当选手了。

Q. 最近也有选手因为强迫症而退役呢。是类似的情况吗?
差不多吧。我有四种精神病,我也没想到呢。第一种是忧郁症,因为是很多现代人都会有的病,所以我也没有太在意。但是除此之外还有适应障碍,焦虑症和恐慌症。接受诊断也已经过很久了,那时候是2017年。

Q. 是SKT的时候呢。听说当时队内有心理医生欸,那时候已经知道了吗?
是怎么知道的呢,其实从2016年开始就有一点点了。玩游戏的时候会觉得恶心,那时候还以为只是单纯的紧张。 2017年开始正式恶化了。那时候不论是输是赢,只要比赛结束我就马上跑到洗手间里呕吐了。等平复下来之后才做访问什么的。

那时候去了医院,当时就诊断出轻微的适应障碍和焦虑症。从那时候开始,我就告诉了队伍我的状况,然后开始每周进行心理咨询。那时候就诊断出,我一定要远离这个环境才有机会好转。

LOLS10总决赛

就那样过了一年之后,2017年年尾得到了休假,暂时远离了职业生活,于是2018年年初就没什么大碍。但是在那之后,恐慌症正式出现了。粉丝们大概以为我只是单纯地健康状况不好吧。那时候比赛结束的话,已经不是想要呕吐的程度。当时比赛结束的话,我从收键盘开始就已经出现恐慌症,要拉开椅子然后钻进桌子底下,又呕、又抖、又哭个10分钟以上才行。然后镇静下来之后,教练们就会来带我走。有好几个月都是这样过的。

因为队伍很照顾我,所以从洲际赛之后我就开始疗养了。还好Effort也真的玩得不错。 2019年,我在想是不是韩国(的职业)生活不适合我呢?去国外的话会不会好一点?所以我就找了一下国外队伍。但是去了国外也是一样。比赛之后我在主播房里面出现一样的症状近15分钟…

回到韩国之后,我在想我明年能不能继续当职业选手呢?现在真的已经感觉到无解了。这样的生活已经很难继续下去了…如果只是单纯的实力退步,然后世代交替的话,我反而心安理得多了。但并不是这样,所以真的很可惜。身体健康才是首要的。

Q. 前几年你也偶尔提及退役的事情,搞得粉丝们都很焦虑。原来那时候情况就已经很差,所以很苦恼吧?但是也认为有好转的可能性是吧?
是的。我以为只要我的心理状况变得安稳的话,应该就会好转吧。我尝试了很多不同的方法,想要找出恐慌症的原因。例如,观众的反应是原因吗?还是来自于对我自己表现的压力?结果总算找到了原因。我越认真去玩的话,恐惧症就越严重,但是轻松玩的话就没事,很让人无言是吧?

知道这个事实之后,我就开始觉得,作为职业选手并且应该比谁都认真努力的我,如果处于这种状态的话,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损害。虽然很可惜…但是该退役的时候到了。这种说话,任何人要说出口都很难嘛。万一走漏了风声的话,又会闹得一团糟了。

Q. 原来如此。如你所说,退役这条路并不爽快,真的很可惜呢。
很伤心吧,真的很伤心。最可惜的是,我仍然不觉得我玩得不好。如果我没有这种病的话,本来还可以努力几年,让大家看到更多,记得更多。

Q. 听起来其实还蛮严重的,这种事情可能不只是你遇到的问题。像这种难处的话,选手们之间也会互相诉苦吗?
不知道欸。可能是我比较封闭自我吧,所以我只跟真的很熟的人说这些事情。大概知道我情况的选手也没几个吧。

Q. 真的是很艰难的决定呢,退役这回事有征求周边人的建议吗?
当然啦。金正均监督也好,队经理也好,ManDu哥也好…大家都跟我说,虽然真的很辛苦,但是你这样不可惜吗?不会后悔吗?每次听到他们这么说的时候我都很心痛。因为我真的很想继续下去。

但是恐慌症渗透到我的日常生活里。如果出现感情起伏的话,肯定又会找上我了。跟父母说要退役的时候也出现了。再这样下去的话,不只是Wolf,连李宰晚都会死掉的。其实几天前我也打听过接下来可以去的队伍。但是一个礼拜里面出现了两三次恐慌症…我就知道真的不行了。

Q. 下了决定以后,周边人跟你说了什么?
目前为止还没有跟任何人讲。要是说了的话,然后又听到什么回应的话,感觉我的内心又要动摇了。所以决定了以后,慢慢再告诉他们才是对的。

Q. 转换一下气氛吧…职业生活已经是第八年吧?印象最深刻的瞬间是什么时候?
可能大家会觉得意外吧,就是准备成为职业选手的时候喔。最近常常在想退役的事情,结果最常浮现的反而是刚开始的时候呢。当时是我的生日,我在网咖玩着游戏,突然有三个联络来了。 Najin、IM、还有Reapered哥新成立的SKT。

那时候IM的宿舍跟我家很近,就打算先谈一谈嘛。所以就有一辆充满IM成员的车子来接我,然后一边进行问答,一边绕了小区一圈。现在回想起来,这是什么面试啊,真好笑呢。但是之后我就跟着Reapered哥去了SKT。那时候要来的打野选手本来是Bengi裴成雄哥。但是因为成雄哥去了别的队伍,所以我突然就成为了打野替补。然后又来了新的打野H0R0宰晚。之后我就要在打野和辅助两个位置之中,选择自己想要争夺首发的位置。一开始我是内定辅助啊。做完打野替补之后,现在又要争夺首发? …所以我就去了Najin。那充满活力的一个月让我印象深刻呢。那是我以前所不知道的新世界,真的很有趣。

Q. 虽然你去过不同的队伍,但是SKT Wolf还是最让人印象深刻。你对于你在SKT的最后,也就是2018年的你印象如何?
我每年当选手都会有的想法,就是我希望在大家为我鼓掌的时候离开。如果我的实力已经变得很糟,那我一定毫不留恋地离开。在这方面,2018年我上场不多,也玩得不是很好,所以觉得很抱歉。另一方面,我觉得那时候我真的算是很努力了。就在说不出口的那种恶劣条件之下,我也真的很努力过了。

Q. 那有什么特别印象深刻的小插曲吗?
成雄哥去当兵之前,我们在全勇俊主播的烤肉店里面举行了送别会。那时候我还不是很会喝酒。主播给了两杯半啤酒半烧酒我,喝完我就疯了。然后就抓着著成雄哥,边哭边说,哎哟,你这么走了我要怎么办。然后整晚都在吐,最后还去了急诊室…那时候我真的很不会喝酒。这件事情最印象深刻呢。

Q. Wolf在国外的人气也很高呢,看起来总是那么愉快,所以也很多人喜欢吧。之前Sjokz也有说过跟Wolf做访问是最欢乐的。
是吧?我也跟她拍过照,那时候我就觉得…那位姐姐真的很不会化妆(笑)。啊,这是称赞哦。我是说她真人本来就长得很漂亮。

还有,以前在MSI的时候,我试过拿错了Aphromoo选手的键盘和滑鼠。当时我用的装备,其他选手用起来都觉得很不方便,所以LCK只有我在用。于是在现场我毫不犹豫就拿走了。知道这件事之后,我马上跟Aphromoo选手道歉。然后他很酷地说没关系,只有最棒的选手才会用这套装备。

还有G2时期的Mithy选手。比赛结束之后的几个月里,我跟他透过讯息讨论一些关于选角的想法。但是我的表现开始下滑之后,我也不知不觉没有再跟他联络了。可以的话,我也想再发一个讯息给他呢。

Q. 「当职业选手期间,至少我做到了这个」有没有这样的东西?事业也好、生活也好、或者是成为了业主这件事情也很重要嘛。
就是啊,买楼房这件事真的是伟业啊(笑)。然后我也算是那种需要关注的人。在这种意义上,我让很多人认识了我,我的名字也会被到处讨论,大家看到什么的时候也会想起我,这一点真的让我很自豪。

Q. 相反,有什么无法实现的事情吗?
这个我也想了很多,应该很多人都有同感吧。不能成为「历代最强」这件事情真的很可惜。如果我可以再打个几年,差不多打满十年的话,我希望可以跟大家说「说到辅助当然就是Wolf啦」。但是我到这里就要写上句点了,真的很可惜。

Q. 从结果来看,虽然你也曾经被称为「世界最强辅助」,但是更重要的是你本人也要感到满意才行吧。
是啊,当然观众们对我的评价也很重要。但是我个人的满意度也很重要嘛。我有做得好的地方,也有做不好的地方。相比起其他选手,我觉得我做得不好的地方还蛮多的。

Q. 最近转会消息很多嘛,以前的SKT队员们也为了寻找自己的路而各散东西。站在退役的立场来看,应该感觉很奇妙吧?
我也觉得应该可以再继续下去吧,所以也很可惜。某程度上我们可以算是同期吧,Bang也好、Faker也好、金正均监督也好,但是我自己像这样退役真的很可惜。大家看似永远都会在一起的SKT,现在也一个一个各散东西了。再过一段时间,可能连Faker也看不到了。那么这个SKT是不是还是我们认识的SKT呢。老实说,现在我也有一点这样的想法。当然我还是会继续支持的,只是有一点伤感。

特别是Faker现在作为老成员自己一个人留下来了。我真的觉得,作为选手,Faker真的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,我也深信他以后也会继续做得很好。

Q. 到现在还有什么没有跟前队友说的吗?
看起来可能会很形式化吧。首先我心里最感谢的人就是金正均监督了。退役之后,我就要叫他正均哥了(笑)。我真的非常感谢他。接下来就是前队友了。不只是SKT,也包括Najin或者SUP的队友。然后就是事务局。队经理、职员、事务局…大家都辛苦了。还要谢谢所有粉丝和其他相关人士。

啊,我还有话想跟黑粉讲。我偶尔会这么想的,我们有做错了什么,你们有必要骂到这种程度吗?当然有一些是理性的批评,但不理性的更多吧。

Q. 作为李宰晚,而不是Wolf,有什么想说吗?
最近都睡得很少。我在想我应该做什么,我想做什么。首先我打算自己住。一个全新的地方,一个全新的经验。我想试试再努力一点去生活。最近两个月来我在家里什么都没做,只是跟家人待在一起,太游手好闲了,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是。两个月来,只有支出,没有收入,让我也有一点茫然。

还有之前搁置下来的

事情也打算重新开始做。最近也重新开始做运动了。但是因为太久没做,本来做得到的事情也变得做不到,所以有点生气。总之就是想以自主为方向并生活看看吧。

Q. 从职业选手Wolf转变为拥有健康身心的人类李宰晚?
是啊。还有我会努力开台的。然后虽然这是很长远的事情,但是我常常都想经营网咖,一定挂上我名字的网咖。然后举办一个类似「挑战老板」的活动,赢下我的人我就送他100小时。

Q. 突然觉得很好奇,那么你的指甲要剪了吗?
我爸妈也是,其他看的人也是,都叫我剪掉。虽然刚开始是因为方便游戏才留长的指甲,但是现在剪掉的话,我的日常生活也会很不方便。例如,如果记者你没留指甲的话,你能撕掉贴在盒子上的贴纸吗?哪里觉得痒的时候也是,抓起来加倍爽快吧?我已经习惯了。现在回想起来,当职业选手刚好就是我留指甲的借口呢,现在这个借口没了真可惜。这也是退役的可惜之处吧。

Q. 退役之后,还能在电竞圈里看到你吗?
当然了。虽然退役是一件大事,但是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吧。在休息过后,可能我会当教练,有机会的话也可能会当解说。以后的路还有很多。我也想过当记者。一般做访问的话,都会邀请那些人气比较高的选手嘛,但是其他选手就算有话想说,也没什么机会。我想当一个聆听这些选手讲话的记者,但是点击数应该不高吧(笑)。

Q. 10年后,你觉得你会在做什么?
真的没什么感觉欸。 10年后我34…(记者: 原来十年后34岁啊) 啊,对不起…那个,不好说啊。说不定独占了某个地区的网咖事业吧。

Q. 为了觉得可惜的粉丝们有特别准备什么吗?例如粉丝见面会之类的。
目前还没有计划。万一在粉丝们面前出现什么不好的样子就不好了…只是哭的话倒是没关系。我希望尽量透过新闻或者实况跟粉丝交流。粉丝们应该会很伤心吧。

Q. 反正这篇访问刊出之后,肯定会引起很大的话题吧。因为你让大家知道了很多大家一直都不知道的职业选手们的苦衷。希望透过这次访问,可以帮助其他拥有相同困扰的职业选手。
没错。希望以后会变得更好吧。粉丝们读完这篇访问之后应该也会想很多吧。所以我之前也在考虑要不要告诉大家,因为我觉得大家会很伤心。但是透过这次访问把事情说出来…希望大家都能思考更多。希望大家知道职业选手也有苦衷,我们也只是个人。

Q. 退役消息传出之后,应该很多人会联络你吧?有想过要怎么应对了吗?
嗯。这两个月来真的想了很多,想像训练法也做了很多次。我相信没关系的。

Q. 那么作为职业选手,这可能是最后一个访问问题了。有什么想跟粉丝说的话吗?
最后,真的很感谢总是支持着我的粉丝们。可能各位不太感受到,但我的确是托各位的福才能走到这一步。

2016年拿到冠军之后,我在访问里面比喻自己是无数齿轮里面的一个。事实上,构成我的、支撑我的每一个小齿轮就是粉丝们。以后我也会保持着感恩的心,好好收藏这些珍贵的小齿轮。

虽然作为职业选手Wolf的时间已经停止了,但是普通人李宰晚的时间现在才开始。

原文出处:INVEN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